Interview of WU Guiqing

采访对象:吴桂清
采访时间:2014年6月22日
采访地点:法国 勒芒
采访人:Zoé JIA

    她是一个简单的人,这种简单不是不谙世事,而是我在她身上看到的一种追求,一种生活态度。在大环境下如此浮躁的今天,在我们已经习惯了去把所有事情变的复杂的时候,她的这种“简单”,变得珍贵而自然。她也永远让自己有一双好奇的眼睛。在她的作品集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不是在创造,我只发现; 我在做水的实验,我迷恋的是反射; 我感兴趣的是消失,我所要表达的是转化; 我限制材料以及形状,我无限重复单一的动作; 我用画笔在纸上旅行,我在做一场关于时间的冒险远行; 我要寻找的东西已经在那里,我试图用另一种眼光去重新发现它们…”

W:吴桂清     1+1ART

1+1 ART:你当时为什么选择来法国?

 

W:在我上大学期间,05还是06年的时候,是中法文化年。那时候有一个法国的印象派展览在上海和北京举办,我跑去上海看的,给我的触动很大。跟我在学校里面受到的教育有很大的不同,虽然说印象派已经是历史了,梵高、高更、塞尚等等,之前都是从书本上看到了,真正在看到原作的时候,给我的触动是无法形容的。虽然法国印象派的画作很多,但一到中国之后就变的很珍贵。展出的时候每幅画旁边都有两个保安,那种感觉是很不对的。那时候我就在想,一定要到法国去,去看国外的美术馆。那时候的感受是对我整个的艺术历程的一个改变。

 

1+1 ART:那当时为什么选择考勒芒美院?

 

W:其实我当时是考了三四个美院的!
比较想学当代艺术,因为来法国之前,我学习的油画,很喜欢,但是并不是对油画有很强大的兴趣。想学一些影像类的东西,正好有两个学长学姐推荐我考勒芒美院,这个学校比较偏向影像类课程,当时的学校开放日我就跑去看了,还是很喜欢的!

之前都不知道Grand Image(大影像)是什么,在进了勒芒美院之后,看了学校的Grand Image展览,给我很大震撼,那个时候我就很确定了,自己对这方面是非常感兴趣的。再之后就是学校的校外教学,带我们去看一个互动视频展览,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这样的形式。来到法国之后,很多艺术形式都是我第一次看到接触到,原来艺术是可以这样做的,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画纸上。

1+1 ART:“双面世界”,这件作品就是Grand Image,想法是从哪儿来的?

 

W:其实这件作品做了很多次,是一系列的视频,最初的想法其实不是表现水的倒影,只是单纯的想去表现水的运动,但在拍摄的过程中,发现水面的反射是很有趣的,在倒影出周围场景的同时,还有整个空间的穿插关系在里面。2012年的时候,参与了学校的老师Donimo的一个计划,在里昂灯光节投射Grand Image,他给我建议说,要不要拍一部以水为理念基础的短片。拍摄水的场景就放在现实的场景里面,是一种空间的重叠,和时间的重叠。“双面世界”是一次偶然发现,这种“发现”也是我现在创作的一个基础理念。我想表现的,不是去“创作”什么,而是“发现”什么,重新去看待我们的周遭。

 

1+1 ART:你还有一些作品是陶泥的,缩小的瓷罐,像海葵一样的生物等等,这些作品是创作是怎么来的?

 

W:那些作品都是从一些很小的dessin(速写)来的,非常的简单,简单到极限,比如一个点,一条线。然后无限的重复,这种重复能够带来一种很抽象的力量。我最初想表达的就是这种“重复的力量”。一件事情,你重复无数次之后,可能会觉得这种行为变得没有意义,但到最后,你看到这种重复行为带来的结果的时候,会被震撼到,这种“无意义动作”的重复,力量是很强大的。但在做的过程中,我们是感觉不到的,会很容易的忽视掉。所以我想把这种重复的动作具体化,简单化,让人们很轻易的就能看见。

1+1 ART:生活中被忽视的力量,很有意思。我们的很多行为,其实都好像是被时间稀释了。

 

W:谢德庆,我很佩服的一位艺术家。他在用整个生命做艺术。他有一个行为艺术是,每隔一个小时打一次卡,就像上班的那种打卡机。这就是生活中的重复行为之一。而这种行为不仅仅是一个动作,同时也是能够反射出整个社会体制的运作。还有Marina Abramovic,2010年她在美国的MOMA回顾展中做了一个行为艺术,坐在一张桌子前跟每一个观众对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它所蕴含的感染力,和它爆发出来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我想做的就是用很简单的动作或者形式去表达更加有张力的东西。

 

1+1 ART:可以聊一下你创作的具体过程吗?

 

W:我做作品,很多时候都不是从一个想法开始的。我喜欢先做一些什么,可能是很简单的东西,我感兴趣的东西,画一些很简单的手稿。拍影像的时候也是一样,我会去拍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都是没有经过很多思考的东西。然后我会从这些小稿或者小样中去寻找灵感。在做这些的过程中才慢慢去完善自己的想法,变得慢慢有目的性,最终成为一件作品。就好像我现在得很多作品,它们都不是封闭性的,都是可以继续做下去的。在到了法国之后,才开始慢慢理解什么是当代艺术,不需要有一个很终结的结果,而是一直发展,一直创作的一个状态。

 

1+1 ART:在这个过程中,你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

 

W:最难的……是想做的东西和做出来的东西之间的距离。很多心里面的感觉,没有办法像所期待的那样去呈现出来,这个对我来讲是最失望的一个部分。没有办法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是最讨厌的!

1+1 ART:你觉得艺术理论类的东西,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W:很多啊!特别是我这种先做后想的人,因为我不是会想的很多,在想法上很简单,不是很会表达和表述自己的作品,而这些艺术理论,就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补充和引发,让我思考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我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也让我更深入的思考做一件事情的意义。同时也让我开始思考,艺术的责任和功能。

 

1+1 ART:那你认为,作为一个艺术家而言,他的责任是什么?

 

W:我觉得可能对很多人来说,艺术的责任是呈现,呈现社会中所发生的一些现象。我更像要关注人的内心、最本质的东西、人本身的存在,还有时间等等。我希望观众能够在我的作品中感受到平静。

1+1 ART:你觉得艺术和商业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W:在我看来,这两者之间已经在慢慢的缩小了,一个广告片可以拍的很有艺术感,一个商业片也可以拍的很有艺术价值,广告的创意和意图,不再是很直接的,而是越来越隐晦,但也越来越有趣!艺术可以是商业的,而商业的东西也可以很艺术,这两者之间本来就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1+1 ART:你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有什么想法?

 

W:我还是想做影像,目前是我最感兴趣的,也觉得自己可以继续往前发展的。会继续做自己的作品,但还是要找工作的,可以做一些商业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