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机器”系列展策划案——碎⽚的再⽣

永恒的机器
Machine Eternelle
——中法青年艺术家系列展

工业革命以来,机器给人类带来了巨⼤的影响。从第一台纺织机问世到今天的智能机器人,它们是科技进步的成果,也是促进科技和社会发展的支撑力。与其说⼈人类社会像是永不停歇的机器,不如说机器是人类凝缩了无限运转的社会机制而制造出来的,成为这个宏大社会的缩影。

科技的加速更新,媒体的泛滥,不同⽂化的杂交,全球政治局势的互相咬合……多元化信息的快速处理像催化剂一样驱使社会机器更高速运转,同时使社会机器异化成为超出人类意识范围的更加复杂的系统。人类意识(思维、经验、理想、欲望、情感)本能的了解和控制我们生存的环境,并造就了社会机器。⽽机器通过不断演变和进化,成为拥有自主意识的生命体。反过来主动介⼊人的意识,制约人的思维⽅式。

系列一:碎⽚的再生
Renaissance des fragments

碎片的整理
相融与相异
个体与整体

在全球化的环境中,人的意识与外界接触,被周而复始的社会机器驱使,与不断滋生的外界信息一起搅拌。在这个剧烈和⽆无结局的过程中,引起一连串持久的牵扯、碎裂、聚集、异化、丢失、重组、再生等效应。⼈类意识中的欲望(控制欲和占有欲)是搅拌的原动力,使个人信息与外界信息不由自主的共同参与到搅拌中并被碎片化:

⼀方面,通过搅拌中的持续对抗,(个人与外界)信息碎片之间形成了无预兆的相碰和无规则的错配。它们被强制重组,使相通的因素聚合,经过收录、归纳,整理成新的意识。另一方面,在信息碎片的对抗中,个人经验、个性和随机的情感以及作为原动力的欲望,使个人信息与外界信息不相溶的因素被揭露、分离并异化,它们或来⾃不同维度,或由于不相溶因素的强大而无法被瓦解和植入。

人的意识在与外界信息超负荷的运转、混杂、吞吐中,不知不觉被改造成不断膨胀的,有张力的矛盾体:信息急速并持续的更迭导致人的意识和思维方式被悲剧性的重新塑造——信息碎片的不断填充使意识失去方向,思维的专注力被破坏;同时新产生的意识又为人类社会不断滋生出更多维度的信息,开创更多新型的思维空间和可实践的领域。这使得人们处在一种困惑的状态——在搅拌中,到底是意识的迷失,还是持续的再生?

关于展览

艺术家的作品将以“碎片化”的形式贯穿整个展场,碎片化的概念体现在个人作品观念、空间、展览布局、作品间连接,以及观展路径等多个⽅面。作品整体以⿊白灰色调连接不规则的展厅空间,呈现信息之间相互矛盾却混杂着的被动的状态。散落的形体,交错的图像,断续的噪音和在展场中任意寻找它们之间关系的观众,他们将如何产生对质且共存?

来自中法两国的年轻艺术家各自持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他们受到外界信息碎片的冲击,产生的对抗或融合使内心收到不同影响。艺术家以不同文化、多元维度、跨学科、历史和今天的多个视角出发,呈现个人意识在社会机器中的处境。作为受益于法国教育的中国年轻艺术家,长期在欧洲生活,接受不同信息,个人意识受到更多冲击,思维的更新更加频繁。然而观念的转变使脑海中曾经的印迹逐渐模糊,似乎现实生活仅存欲望驱使,始终面对如同机器运转般的乏味。法语机器⼀词拆解开为MA CHINE(我的 中国),在这里作为一个伤感的隐喻,表达内心中渐淡的记忆,那些信息碎片去哪寻找?它们曾何时逝去?又将如何再生?

参展作品及艺术家

欧罗巴/郑乐/视频 6分07秒/2013

Europe/Zheng Le/vidéo 6’07”/ 2013

《欧罗巴》讲述了亚裔和非裔两个法国导演围绕挑选欧洲公主这一⾓色⼈选的探讨,她们试图在繁杂的信息中挑选并整理有效的方案,由此引发维持各自设想的争论。如何保持和谐与自我?短片通过信息的传递呈现出两种不同文化导致思维观念上的对抗并寻找一致的途径。

“当今我们处在一个不同思想、语言、种族和⽂化共存的世界,社会与经济的发展要求我们了解这些文化,并能与之协调一致。沟通与交流要求我们与对话者之间建立共性,同时也要求我们保持与他人的差异性;因为如果所有人都一样的话,就没有任何可以传递的了。那么该如何既能与他人和谐共存又保持自我的独创性与自身的文化呢?”——郑乐

 

点/苏北&蔡建超/装置(头发)/50×50厘米/2013-2014

Point,/SU Bei & CAI Jianchao/ Cheveux/ 50x50cm/ 2013-2014

二人作为艺术家组合共同创作,他们将收集的头发循环式密集缠绕最终整理成圆盘,这些圆盘是如同黑胶唱片一般的信息集成体。头发原本属于不同的身体,却被重塑在一个强制卷压的无身份的新环境中。

 

⽆题/苏北&蔡建超/装置(⽊头、镜子、发动机)/40×40厘米/2013

Sans titre/ SU Bei & CAI Jianchao/ bois, miroir, moteur/ 40x40cm/ 2013

半圆的镜子被悬挂在适合人们⾝高的位置,随机器的动力⽽旋转,镜子中观众的脸被切除掉一半 ——在旋转过程中注视者看到的是⾃己⾯目的片段,只能通过个人意识对镜像中连续的记忆来完整自我。这件作品在镜像与真实之间,呈现出人们认知的局限性。

 

脸/陶丽丽/摄影/2014

Visage/ Tao Lili/photographie/ 30x40cm/ 2014

摄影中的人物肖像上被绘制了许多康定斯基式的点。在黑暗背景后⾯,人的身份被模糊,面部被颜料包裹使观众很难触及她的真实情感——似乎没有抗拒,却并不直言接受。实际上,艺术家以自身肖像作画布,呈现了个人在欧洲艺术文化中的处境——我们总是试图承受这些文化信息的涂抹以达到内心的平衡,然而抽象表现绘画给我们带来何种改变?是否这些文化信息的处理始终停留在表层? 这件带有些许商业气息的摄影,被安置在其他作品中与大量信息并置,最终呈现的是融入还是被孤立?

 

尘归尘/孙熳/视频/2014

Ash to Ash/ Sun Man/ vidéo/ 2014

影像是一个在建造与毁灭、整理与重组之间无限循环的过程,粉末是浩瀚世界中微小众生的影射,而操控粉末的手有未知的力量,⽆停歇的催促和摆布着。伴随观者的呼吸,影像有节奏的从明到灭——建立与覆灭如同生死,而每一段生死都简单到只是短暂的呼吸。

当1遇见500/杨习⽂/书,胶/14x21x50厘⽶/2014

1 meet 500/Yang Xiwen/ livre, colle/14x21x50cm/2014

这件作品是将500页的书绞碎成纸浆,重新制造一本新书。书是信息的载体,而这些信息被彻底搅拌混合,页码的秩序被彻底异化——原本不可相遇的1页与500页交织、融合并凝固在一起。最终这本书如同化石般将信息碎片封存,⽆法再翻开,似乎⼀切成为原始的记忆。

蛋/杨习⽂/装置(报纸,保丽龙,胶)/2014

L’oeuf/Yang Xiwen/Papier journal, colle, polystyrène/5.5x4x100cm/2014

蛋象征了孕育着的生命,将报纸的纸浆一层覆盖制造出的蛋,似乎看起来是生命的个体。然⽽令人悲伤的是,作为一个错乱信息包裹着的⽭盾体,将再也无法孕育出新⽣生命。

⼭与水/杨习⽂/装置(报纸,保丽龙,胶)/2014

Les montagnes et l’eau/Yang Xiwen/ Papier journal, colle, polystyrène/ 32x9x225cm/ 2014

瓶中的水被永远封存,成为⽯头瓶子的内在。纸浆承载着信息碎片,经过长久的风化形成坚硬无比的外壳,最终和瓶⼦融为一体。它们像⽯碑一样,悲伤的记录并诉说着过去,以及正在发生的故事。

隐藏在我们之间的距离2/初鸿睿/声⾳装置(风扇、音箱2)/约70×100厘米/2013

Une distance cachee entre nous2/CHU Hongrui/ installation sonore, Ventilateur plastique, 2 haut-parleurs/ vers 70x100cm/ 2013

从⾳箱内发出的吹气声,仿佛促使了风扇的运转。事实上风扇的运转来自于电力和发动机,⼆者表面来说已融为一体,实际却无任何关联。在此,物件与声音各成系统,传达出悲伤的现实——一个永无交集 的对抗。

不安的罐⼦/初鸿睿/声音装置(煤气罐3,内置音箱)/54x32x32厘米/2014

Pot nerveux/ Chu Hongrui/ installation sonore, 3 pots du gaz, haut-parleur dedans/ 54x32x32cm pièce/2014

白⾊的煤气罐中内置黑⾊的音箱,混缩多种⼯业机器的噪音由弱渐强从罐⼦内部发声,像被煮沸的开水,似乎预示着某种危险。能量急速聚集,使整个空间存在随时爆炸的可能。

风暴/初鸿睿/声音绘画/2014

La tempête/ CHU Hongrui/ dessin sonore/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