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与纬度/宽度与广度——邵欣园专访

采访对象:周欣园
时间:2014年5月15日
地点:法国 巴黎
采访人:Zoé JIA
文字校对:Sylvie LIU

周欣园:Z   1+1 ART

 

 1+1 ART: 在你的作品里面,地铁系列是随手拍摄的,还是你经过思考去可以刻意拍摄的?

 

Z: 我觉得巴黎的所有地铁与外界是隔绝的,是另外一个世界,而且人在地铁里面的状态都是“在路上”,人们的思维、想的东西以及眼神和状态都不在那个地方(地铁里)。他们在听音乐或者在打电话,或者在想他们的家里人。而这种状态是人们在工作中或者是平时的生活中都很少见的,人的状态在地铁中是特别的,很神奇的。我觉得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一样,而且巴黎地铁对于一个从中国来的学生来说,很暴力很刺激。特别是我住在93省,13号线是巴黎最糟糕的一条地铁,上面的一些气氛就很强悍,之后我就有了想去记录、表达他们这种状态的想法。

 

 1+1 ART: 93省与巴黎的其他区域有很大的不同,是吗?

 

Z:不是的,巴黎地铁就是很暴力的场所,其实我不想把作品做的太具体,比如说,1号线上面就是拍游客,7号线上就是拍平民,我不想这样表达,感觉这样很窄,我的几张作品的主题是“Mouvment”(瞬间/状态),地铁上那种移动的感觉,然后表达人的一种状态,就像与外界隔绝了一样,然后是一种迷失的状态。

1+1 ART: 你想要表达的这种状态是指人的自然状态?

 

Z:我觉得,拍的虽然是一个人,这个人有他自身的情感,但是,我希望给别人看到的是能传达更多东西的作品。被拍摄的人本身是有他自己的概念的,他也许能够契合你的主题,并且展现的很好,但是我更希望作品能够让别人看到一些东西是他希望去问你的。图片本事并不是特别具体的,能让你联想到很多不存在于图片上的事物,它有这样的一个广度和宽度。

 

1+1 ART: 中法文化差异,尤其在艺术上面,你有什么看法?

 

Z: 这种差异问觉得很好,在摄影方面。可能在法国更注重的是一种过程。比如我在上海的时候给一个很著名的摄影师做过助手,他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你的相机是很扎实地固定在三脚架上,但你的思维是很柔软的,并不是局限的。”

 

在我来法国第一年的时候,在设计学院,他们特别注重过程,特别注重一开始你有一个idée (想法),最后做成什么样,结果不重要。而在做的过程中,怎么去研究,怎么去充实你的 idée,或者往哪个方向发展,这个过程特别重要。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中法文化间的一个区别。

 

而在我现在的学校,会帮助你扩展你的思路,但是同时注重结果,这是作为一个专业摄影师和一个业余摄影师之间的区别。这里培养塑造出来的摄影师是可以直接上战场的,无论是做新闻还是做商业。它所有的课程也是支持这样的结果的,目的要明确,就是所谓的动机,然后怎么去精确的表达你想说的东西。这是一种能力,是一种区别于你是专业的还是只是一个爱好者的能力。

 

你是想用你的摄影语言或者用你的语言去表达你的想法,还是这个过程只是一个偶然的意外、单纯的好看照片,这两者之间是最大的区别。一旦你能精确的控制或者表达你的想法的时候,才会慢慢步入一个专业的过程,可能这还是一个度的问题。不要朝着一个目标走,这样你的作品可能会很僵硬。但如果茶底的游走,又会无法精确的表达,所以做艺术是一件很苛刻的事情。

1+1 ART : 你有一些作品是从一些社会事件出发的,这些社会事件对于你的创作有怎样的影响?

 

F:我个人还是挺喜欢关注一些社会事件的。在巴黎的时候去看同性恋大游行啊,为流浪汉提供住处的游行活动啊之类的,都去看过,也关注过。现在来讲,其实当代艺术家这个职业其实已经是一个进入到社会各个层面去的一个职业,所以要进入到社会的各个层面,以各个方式,去理解其他人的生活,这样才能使创作继续延续下去。

 

1+1 ART : 你的作品中有很多是在表现一种“情境”或者“状态”,你怎么看待环境跟自我之间的这种关系?

 

F:“情境”和“状态”这种……

因为我研究了很多关于艺术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然后发现有一段时间跟中国的禅学有关,但是是一个日本的禅学家去美国的时候引起的一个禅学的热潮。因为这个,我也开始研究为什么禅学会推动了当代艺术运动。然后发现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像John Cage(约翰·凯奇),他是个音乐家,他做了很多的哲学研究,特别是禅学,这些在他作品里都体现了很多,从而产生了偶发音乐还有偶发艺术。研究他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活在当下,一定要注重当时的那种感受和状态。

1+1 ART: 对于你来说,摄影是一种手段吗?

 

Z:我不喜欢称它为是一种手段,你说手段的话,会一下子把它变成一个技术问题。在学习摄影的一开始,可能会关注技术,但在之后就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了。即使你掌握了更多的技术知识,恐怕也不一定能够拍出真正打动人的照片。摄影不是一种手段,甚至我觉得它也不是一种视觉艺术,它也是听觉、味觉,你如果看到一张能让你感动的照片,你就能闻到花香,能听见两个人的窃窃私语。能把人带到这样的一种氛围里去的,就不单单是视觉艺术这么单一。如果想做一个好的摄影师,就要去改变自身,而不是手段能够解决的。

 

如果想做一个好的摄影师,就要去改变自身,而不是仅仅靠手段去解决。把技术掌握的淋漓尽致,不代表能够出来好的作品。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摄影是一种语言,你可以用摄影讲故事,你可以说你想说的东西。

 

1+1 ART: 在你的镜头中记录的,是你的想法,你的关注。那么,每一组照片其实都是你脑海中的一种意识?

 

Z:对的,在现在这个阶段是这样的。因为没有特别的能做出来我想说的事情。我还是在一个过程住的,在这边(法国),我知道如何去静下心来去做一个项目,去感受光,去感受拍摄的对象,去体会他们让你感动的地方。如果是拍摄风景,就是如何去表达你观看世界的方式,这些都是要耗费很多的时间的,这样才能达到一个境界,所以摄影不是一个瞬间。而成组的作品就更加复杂了,因为要讲一个故事,就像小说一样。

 

1+1 ART: 你在法国这两年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Z:好吃的比较少!